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另一个房间里的她
另一个房间里的她

另一个房间里的她






     房间不大,只有一张书台,一个电唱机的喇叭箱,和一张旧的帆布床。除了这些,就只有一个书架,上面散乱地放了好多书。久彦在帆布床沿坐了下来俯身拾起地上的啤酒樽。久彦歎了一口气,起身动手替她收拾房间。
     自从上次久彦和母亲理惠子的第一次后,他就念念不忘……久彦是想来看看润子。想到她,久彦的动作快起来了。收拾好房间后,久彦可以请她进来坐坐或者,久彦到她的房里去,只不知她的那位「长沼先生」在不在。长沼先生是她的男朋友,经常来找她,两个人一关上房门,总有好大半天不出来,也不知道在房内干些什幺。久彦拿着啤酒樽,踏出房间,把它们放到厨房去。当久彦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,久彦忽然听到厅房里发出一声怒斥。其实她并不大久彦许多。久彦今年十八岁,她顶多二十岁。而她那白晰的肌肤和娇憨的神情看来,她却好像只是个清纯的少女一般。爱美是人的天性,润子不但长得美,而且身段丰腴,发育得十分成熟。她在家时又喜欢穿着一件透明的轻纱睡衣。有时她出房到洗手间去,轻纱被风扇吹扬起来,露出她晰白修长的玉腿,看得久彦血脉贲张。可是,当她的眼光接触到久彦时,久彦不由自主的红起了脸。也许就是这个原故,她才会喜欢久彦。
      那天,整层楼就只有久彦们两个人。久彦和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没有开灯,只有一盏壁灯,发出暗淡的光。久彦偷偷瞥了她一眼,她脸上敷着一层薄簿的脂粉,在灯下看来,似乎特别娇.她刚从外面回来,身上还穿着一件粉红色的,很短很短的迷你裙。久彦只向她一只肉光緻緻的玉腿瞥了一眼,一颗心便怦怦地跳了起来。俯下头来,缄默着。她似乎有意寻久彦开心,一点不放松。久彦俯下头来,眼光接触到她暴露在裙外的大腿,久彦的心一直在跳。她故意把裙向上一拉,拉了上去,把丰腴雪白的大腿完全显露出来。她的声音带着磁性:「为什幺?」她挑逗久彦。久彦没出声,一双眼睛又想看她诱人的大腿,又怕她发觉,刹那间不知如何是好。她忽然伸出手来,搭在久彦的肩上。久彦的身子随即震了一下,好像触了电一般。她「格格」地笑出声来,问:「如果你有机会的话,那幺,你会吗?」久彦知道她的意思,心中也像有一团火在烧,暖洋洋,痒痒地。她的手自上而下,搓揉着久彦的背。久彦侧头瞧了她一眼,微弱的灯光下,她的美眸水汪汪地,两片弧形的樱唇微微地掀动,挺秀的鼻子翕张着,半个身子,忽然向久彦怀里靠来。久彦好像被一团火包住了。久彦在电影中看到男女主角调情的镜头,久彦应该知道这时怎幺样。但,久彦脑中一片空白,久彦被刹那间的温馨惊骇住了。她显然了解久彦,完全採取主动,纤纤玉手缓缓地从久彦背后滑到胸前替久彦解开恤杉的扣子。同时,头一仰,吮住久彦的嘴唇。一条灵巧的小舌,立时伸进久彦的口腔里。久彦好像初生的婴孩,贪婪地吮吸母亲的奶一般啜吸着。她甘甜的津液,不断渡进久彦口里。她一见到久彦的反应,从口里发出一下低低的娇叫声,双臂紧紧地搂住久彦。三两片樱唇更紧压着久彦,不断地啜吸,不断地轻咬,似乎要把久彦吞噬了一般!这时,久彦有一种强烈的需要。久彦搂住她的细腰的手,由上滑下,往她两腿之间插了下去。当久彦的手接触到那滑嫩而富弹力的肌肤时,她的身子竟也起了一阵颤动,双腿一并,把久彦的手夹住。刹那间,幺彦好像疯了一般,手在她双腿之闲活动着,揉搓着,好像要把她捏碎,把她撕破。是的,久彦差点冲动得把她的那条尼龙三角裤撕破,如果不是她「嗯哼」声,把久彦推开的话,她这个动作,使久彦看到了她坚挺的乳房上面,那两颗乳尖。她双脚一抬,在床上转了一个身。在她双脚一抬之间的动作,久彦瞧儿她两腿中间黑丛丛的,似乎没有穿内裤。久彦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然后,她解开睡袍的带子,执着久彦的手,向她的胸部按去。久彦料不到她会那幺快行动,正惊疑间,右手已接触到一团软软的,滑腴的乳房。她的乳房虽然没有电影中那种大肉弹一般的大,但却很坚挺,很有弹力。久彦右手按下去后,感觉到手中心的乳尖,逐渐在变硬。用不着她示意,久彦的左手又探了进去,迅速地握住她的另一只乳房。她伸出手,替久彦解开衣服。当久彦们两人赤裸相对的时候,久彦望耆她美好的胴体,讷讷地说:「润子姐姐,你的身材很好看。」她媚眼如丝,脉脉地望着久彦,娇媚地笑一笑,说:「你说,你最喜欢那个地方?」「我全部都喜欢……」久彦跪在床上,俯望赤裸裸的她。她的胸部起伏,两个秀丽的乳房向上翘挺。那两颗粉红色的乳带,散发着诱人的光泽。身上的肌肤,就好像白玉般,透着肉光,她每一个地方,都那幺美好。久彦癡癡地望着她的胴体,久彦几乎不敢相信,竟有机会面对着如此赤裸裸的美人儿。随着她起身的动作,她的乳房起了一阵抖动。久彦贪婪地注视着她乳房的波动。双手掩住的地方,被她拨开了,她手一伸,握住了久彦的那个部位。她口里仍然「格格」地笑着,好像小孩子得到一件心爱的玩贝一般,爱怜地抚弄着。久彦感觉到有一股暖流,由下而上升,向上升。「籐平,」她叫着久彦的名:「你这个地方好雄壮啊!我喜欢它。」她的声音,好传六弦一般拨动久彦的心扉。久彦的心一荡,轻轻地呼叫一声:「啊!」她听到久彦的呼叫声,手部的动作更加快了。久彦望着她,她水汪汪的媚眼一直没有离开久彦那个部位,好像要喷出火来。久彦揉搓着那两团肉球,并且用指尖撩弄他的乳尖。她忽然用手一撑,坐起身来。久彦还不明白她的下一步将会怎样做时,她已弯下腰,轻启小口,把她手里握住的东西,含在口中。刹那间,久彦感觉到一阵异常的快乐,痒痒地,酥酥地。久彦向前迎送,她双手自久彦股下伸过去,在久彦的后股,吮吸着她口里的东西。久彦好像置身在云端里一样,一阵又一阵的暖流,向久彦胸口袭上来。但愿这一个时刻,永远停留下来。她润湿的唇,在上面舔弄,灵巧的舌,在里面撩拨,向后回耸的美臀,不断左右摆动着。久彦忽然伸手搭在她那丰腴浑圆的肥臀上面,大力地捏搓着。这时,久彦发觉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,她将仍然得不到什幺。但她抓着久彦双股的手是那幺有力,久彦根本不能脱身。看样了,她根本没有意思让久彦得到真正的快乐。既然如此久彦索性像脱了的马一样,久彦享受着自她舌尖传来的每一分快感o忽然,她停止了动作,放开久彦坐起身来。然后,她躺下来,修长均匀的美腿向两旁一分,腻声说:「快给我!久彦。」久彦看见面前的情景,只见小溪的流水,已经氾滥了四周,久彦毫不犹豫地伏到她身上去。胸部压贴着她的乳房,久彦怕她喘不过气来,用手支着身子,好让她透气。那知她玉臂一张,紧紧地搂住久彦,口里发出一种令人听来荡魂蚀魄的声音:「抱紧!久彦!请抱繁我。」久彦把整个身子的重量压下去,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,似乎感到无比的舒畅。一直忙了许久,仍然徒劳无功。她「格格」一声媚笑,问:「找不到吗?要不要我帮你忙?」久彦没有出声,挺着武器,刚才明明看到的目标怎幺一下子便找不到了,久彦才不信!她见久彦并没有出声,只是搂着久彦,侧头婉转娇喘起来:「你弄得人家心痒难忍受!嗯哼。」说时,她右手向下移动,摸索到那硬硬的管子,帮助久彦寻找目标。好不容易久彦他们按触到了!当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时,她低低地叫了一声:「啊!啊!」久彦好像发狂一样地冲刺着,心中的一团火在蔓延,在炽热。久彦虽然并没有任何经验,但这一种最起码的动作,却是会的。在久彦的一轮急攻下,她一直在低哼,小腹一直向久彦挺送着。忽然,她双手托住久彦的头,说:「慢一点!」「你痛吗?」看看她的脸,久彦暗暗后悔自己的粗鲁。她摇摇头,在久彦耳边说:「你这样快,很容易……」说着,她吸了一气,小腹随之一缩,然后接着说:「慢一点,那幺久彦可以有更多的时间。」在她的指导下,久彦把持住自己,慢慢地满足了她。「久彦想不到你进步了这幺快!」她说。久彦楞了一楞,望着她。她捏一捏久彦的肩膊。「你怎幺知道?」久彦仰起首,诧异地问。久彦望了她浑圆的肥臀和纤细的腰肢一眼。开了门,离开她的房间。久彦来到街上已是深夜了。迎着晚风,久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刚才所发生的事,好像一场梦一般。

【完】